05版:记忆·守望相随 上一版3  4下一版  
 

01版
头版

02版
记忆·昨夜今晨

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那份长情的陪伴
怀想龙泉
龙泉园的草木滋味
冬天里的诗
耕耘“艺之林”的日子
仿佛一故人
 
查阅旧版报纸
返回大华网
2017年12月31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那份长情的陪伴
  《文化花会》“镜头里的人生”栏目文章结集《知蝉声几度》

  ● 梁卫群

  

  

  如果新的团队里,依然有一批个性鲜明、敢于嗔笑怒骂、以真我示人的采编人,这样的生态环境该多宜人,在这样的地方烹制出来的作品可飨!愿你们在新的岗位安好!

  

  

  汕头经济特区报社重构格局,2018年元旦起,将融合三报优势,合并成一份全新的《汕头日报》。晚报副刊嘱我为收篇写点纪念文章,这几天便不由想起跟晚报有关的一些不算完整的事,当我坐下来写这篇小文的时候,我的心情美好而平静,因为你们。

  当我大学毕业初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汕头特区晚报是令我向往的地方,当时的晚报以高学历高质量傲立于汕头纸媒界,而作为这一行的晚辈,我知道晚报有一些名编名记,可谓一时风流人物:赵澄襄画画是出了名的,陈冰散文写得极好,萧莉人长得好,在人群里不掩才情,肆意张扬,还有林琳的特立独行,刘小萱的高蹈淡泊。每次听到她们的名字,我心里总会绽开一朵微笑。

  大概2010年前后吧,当时我作为媒体人有个机会,随市里一个旅游团去三清山踩点。我很感谢那次机会,对我而言是一次大有收获的经历。

  晚报那次有两个人参加,一个是陈少媛,一个是陈薇,我记得少媛姐当时刚调过专刊副刊部不久。我第一次遇见她俩。少媛姐人极谦虚低调,陈薇直爽坦荡。我见过了晚报姹紫嫣红的女性,她俩又是另一番风采。

  对于晚报人,我是有亲近感的。实际上,我们有很多话题,都是从事报纸编辑工作有一定年头了,对这一行也有些想法,越聊越嗨,回来后不久我就在晚报副刊《文化花会》上开专栏,那时明确的想法是以亦图亦文、图文互彰的形式,讲述一些潮剧界的老艺人,涵盖潮剧的方方面面,如表演、编剧、作曲、舞美、后台,不拘名气大小,但都锁定在老一辈,基本都退出舞台甚至已被遗忘于人们的记忆中。这一系列一推出来,慢慢形成反响,因为其时代和文化的辨识度真的很高,引发人们的怀旧情感和对潮剧的再认识。这个专栏持续了一年多。

  我很感激晚报,如果当时不是这个专栏,我那56篇文章可能不能写得全,写得好。出乎对合作者的尊重,无论是当时采访题材的对象——潮剧界老艺人也好,还是给我机会的汕头特区晚报也好,我都抱着一份感恩的心在写作,写得很认真。那时文章出来后,社会上有些反馈会来到我这里。而令我不敢懈怠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少媛姐不时来电与我分享读我发给她的文章的心得,她那时任专刊副刊部主任,我的稿子发过去,她都有留意。她提到的某些地方,往往也正是我自己颇为感动之处,会感受到得遇知音的欣喜,而作者得到尊重也益发自重,下笔时不敢放肆自专,尊重读者,虚心求教,是当时写专栏常有的心态。这种交流让我得到教益,更让我感动,我的文章如此受重视,我岂能不认真经营。后来,这个名为“镜头里的人生”专栏的文章在2012年于花城出版社结集成书,半年多后再版。

  晚报的文化版面很多人喜欢,这一块他们经营得很好。这个阵地,其实是文化人的交流平台,可以看到真知灼见,真性情,真善美,它是培养新文化人的园地,也是文化人的纽带。我记得不久前去澄海樟林采访,请教两位熟悉当地掌故的樟林老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客气中不免疏离,而刚好那几天,我有两篇文章发于晚报文化版面,一篇是关于我的新书《潮剧旦角表演艺术》的,一篇是关于话剧《风雨侨批》的评论,再打电话的时候,老人第一句就说,卫群你好有才,我在晚报上看到你的文章了,而且马上就听出爱惜之意。

  一份合意的报纸,是一种长情的陪伴。在我,依然如此,对于一些更加年长的人来说,这个习惯可能还要延续下去。在纸质版面的背后,我知道你们的存在,做事靠人,特别是做文化事业,人是最重要的,有怎样的人,就有怎样的事业。

  如果新的团队里,依然有一批个性鲜明、敢于嗔笑怒骂、以真我示人的采编人,这样的生态环境该多宜人,在这样的地方烹制出来的作品可飨!愿你们在新的岗位安好!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