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版:记忆·守望相随 上一版3  4下一版  
 

01版
头版

02版
记忆·昨夜今晨

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那份长情的陪伴
怀想龙泉
龙泉园的草木滋味
冬天里的诗
耕耘“艺之林”的日子
仿佛一故人
 
查阅旧版报纸
返回大华网
2017年12月31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耕耘“艺之林”的日子
  《艺之林》精彩版面集萃

  ● 澄 子

  在今天难以想象,一个地方报编辑,一封短信或一个电话,就能收到邵华泽、吴南生、饶宗颐等领导和前辈大师题写的“艺之林”墨迹;同样,方成、杨可扬、杨之光、迟轲、陈复礼、赵丽宏、卢禹舜等许多名家的稿件也顺利约到,今年的百岁老人方成老师当年还帮我们的“名家漫画专版”约来华君武、丁聪、王复羊等大家大作;卜维勤教授把在巴黎采访赵无极的第一手材料撰写的文章和照片率先给了“艺之林”连载

  回忆是被一个特殊的约稿电话勾起的。听说报纸要合并有些日子了,但接到电话还是感到突然。

  今年的最后一天,《汕头特区晚报》将出版最后一期报纸,这一期,是一个纪念特刊,我想,也是个告别吧。特区报的创办,走过三十一个春秋,在2018新年到来之际,完成了它的使命,进入三报合一的新轨道。

  回忆由此展开。在特区报那些年,记不清编辑过多少版面,文摘部的,美编部的,副刊部的。我们把版面视为园地,播种、耕耘、收获;繁忙、辛劳、愉悦。我至今清晰地记得新出炉的报纸那一股墨香的味道。

  想起今年夏天,我帮远方的朋友找资料,翻开了束之高阁的老报纸,上世纪90年代编辑“艺之林”的往事一下子铺展在眼前。那天我用手机拍了一些版面,编辑了“美篇”发到了微信朋友圈,引发了很多共鸣和怀旧,而此刻在电脑前,我正陷入又一波的回忆里。

  忆起在特区报的时光,印象最深的自然是编辑综合美术版“艺之林”的那些日子。还是摘录一下“美篇”上的文字吧:

  “……二十多年前的报纸已有些酥脆,我只能小心翻着,时而停下来看看内文,当年认真办报的美好时光,都凝聚在一卷卷泛黄的旧报纸中了,我抽出一些拍照存档。真庆幸当年每期“艺之林”见报后留下一张备查,虽说后来散失不少,但仍能看出大致面貌,我们的综合美术版在当年全国报纸中是很有特色的,那时我的“老师”是港澳报纸文艺版和人民日报海外版的美术版。

  在传媒被网络覆盖,报纸凋零的今天,翻阅旧报感慨万千,当年如此花费心血组稿、设置栏目、策划专版、组织活动,采访并撰写文章,写编者按,认真校对到签付印……与今天的网络小编实在相去甚远。想起那些周末在安静的编辑室值班的工作状态,次日拿到飘着墨香的报纸时的欣喜,以及接到作者的电话读者的来信时的满足,竟恍若隔世……”

  这是手机上的文字,还配有版面图片,重读之下,颇多感慨。看到这些旧报,首先想到那时的氛围,老同事和老作者以及背后的故事,想到这些,从脑海中跳出来“真诚”二字,它贯穿着整个上世纪90年代。

  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是一种福分,当编辑那些年,我收获良多。今天的年轻人或许无法理解,他们噼哩啪啦打字,瞬间发送上网,对传统纸媒的编辑如此珍视工作的过程,和编辑一个好版面带来的好心情,他们没有切身感受。

  “艺之林”是上世纪90年代初汕头特区报(后为汕头特区晚报)改版时,为更好吸引各个层面各个行业的读者而开设的一个以美术为主,兼顾摄影、书法等艺术形式的综合性美术版,每周一期。领导很重视,于是我们的版面总能保持没有安插广告的完整版,干净,整体,原本处于边缘的美编部,竟也有此优厚的条件,不可思议。更使我能放开手工作的是,因为报纸是“特区的窗口”,领导提出内容不限于本地,要辐射全国和海外,要把版面做成品牌。后来证实我们不仅做到,还成为受国内同行肯定并希望学习的范例。虽然一切已成为过去,但是当年辛勤耕耘的过程,却珍藏于心。

  我一边打字一边随思绪延展,如果说这是发表在晚报最后一期的文章,从感情上讲,不免会有些伤感,晚报休刊了,汕头报业历史上的一页也翻过了。所幸的是,我们曾经在她旺盛的时期耕耘过,有很多值得回味的地方,在这断断续续的追溯中,此时的回忆变得有了份量。

  我感念当年在工作中得到的关怀和支持,那些无偿为版面题字的大家前辈,那些不计较稿酬微薄为我们提供重量级稿件的老师们,那些外地来函收藏我们报纸的同行,还有坚持订阅晚报的铁杆读者。在今天难以想象,一个地方报编辑,一封短信或一个电话,就能收到邵华泽、吴南生、饶宗颐等领导和前辈大师题写的“艺之林”墨迹;同样,方成、杨可扬、杨之光、迟轲、陈复礼、赵丽宏、卢禹舜等许多名家的稿件也顺利约到,今年的百岁老人方成老师当年还帮我们的“名家漫画专版”约来华君武、丁聪、王复羊等大家大作;卜维勤教授把在巴黎采访赵无极的第一手材料撰写的文章和照片率先给了“艺之林”连载;而陈望、蔡仰颜、杨飞武等先生一直认真撰写专栏文章。诸如此类,随着时间推移,愈感弥足珍贵。

  因为“艺之林”的编辑方针定位为“美术大观式”,所以设置了诸如佳作欣赏、收藏天地、现代设计、民艺之窗、现代摄影、诗情画意等等各种栏目,为了向读者介绍各地和海外的潮汕籍美术家,还设置了“潮籍画家”栏目,1992年开栏第一期有个感人的故事:

  第一期要推出哪一位画家,我特地请教了汕头画院名誉院长陈望老师,决定向远在沈阳的鲁迅美术学院老院长张望先生约稿,不想此时张望先生已卧病在床,他收到约稿信非常支持,嘱其儿子马上寄来稿件,其中有创作于上世纪30年代的木刻代表作。我随即请陈望老师写了精彩的评论文章,刊出后反映极好。几个月后张望先生便辞世了,国内外专业报刊纷纷发表纪念文章,不久,人民日报文艺部的同志看到这期“艺之林”,认为非常难得,向我们索要了这份报纸。这个栏目不仅加强了各地潮籍画家的交流,还具有了史料价值。

  回想起来,最有特色的是那些精心策划的主题专版,比如“笔下春意浓”的新春专版、“青春的旋律”五四青年节专版、“大自然随想曲”的风光摄影专版、“舞之魅”舞台艺术摄影专版、“女人与花”的女画家作品专版、“母亲的艺术”剪纸专版,“有闲读扇画”之扇面艺术欣赏专版等等,以及各种不同画种不同类别的专版,都深受读者喜爱。曾有读者跟我说他都收藏起来,在今天听来,我不禁感到惭愧。因为电脑排版技术的迅猛发展,如今排一个好看的版面易如反掌,当年这些版面已不足为奇,但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一切刚刚起步,我们只能摸索前行,能达到高于同类报纸的版面效果,已属不易。而依然自信的是,那时这些版面的内容质量,放到今天,仍属上乘无疑。

  那时除了日常的版面,也采访报道了不少美术事件,如第九届全国美术展览中国画展在汕头开幕、汕头美术大展在广东美术馆举行、大型现代雕塑《大潮》在时代广场落成、嘉德公司在广州举行的第一场拍卖会、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盛况等等。值得记取的还有很多,比如曾经举办“我爱我家漫画赛”,没想到全国各地的稿件纷至沓来,足见当年汕头特区晚报及其“艺之林”的影响力。而我们关于美术版的探索文章也发表在专业刊物《中国记者》上,各地不少报纸同行读后来信交流。我们美编部四个编辑中有两位擅长漫画,在“艺之林”200期出纪念专页时,建平编辑把我们的“尊容”画成漫像,虽然今天画中人有的已“鬓如霜”了。这些编辑故事,如今想起,历历在目,温暖又莞尔。

  回忆起编辑“艺之林”那些年,我们忙碌着也快乐着,耕耘着也收获着,那时报社虽几经搬迁,工作环境向来一般,但却是报社的黄金时代,好时光在一年年的工作中无声地流过。记得每到新年,美编部都会策划迎新年专版,营造新年气氛,而今天,在2018的新年到来之际,我希望,虽是目送,这篇文章能有温度,传递出老编辑的依依情怀,也寄望着合并后仍有晚报以往的园地,为编辑们,更为读者。

  岁月留痕。曾经,我们耕耘过……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