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版:记忆·守望相随 上一版3  4下一版  
 

01版
头版

02版
记忆·昨夜今晨

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那份长情的陪伴
怀想龙泉
龙泉园的草木滋味
冬天里的诗
耕耘“艺之林”的日子
仿佛一故人
 
查阅旧版报纸
返回大华网
2017年12月31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仿佛一故人
  《龙泉》“专栏沙龙”版面集锦

  ● 钱红丽

  对于大气雅致的《龙泉》,我真是一见倾心。

  《龙泉》,三十年来,她提携了多少文学青年,成就了多少人的文学梦?

  《龙泉》,会一直留存于我的心间,每当想起她,心间浮现的,会是人世的温馨美好。

  文学永远与我们同在。

  2004年以前,我一直寄居于江南小城芜湖,当时供职于一家文摘报社。单位每年会订阅许多报纸,我第一次看见《汕头特区晚报》就是在单位资料室,比起一般晚报的小开本,《汕头特区晚报》的大开版特别大气醒目。我看报纸习惯从后往前翻,因为副刊一般都在后叠,我对副刊更感兴趣,副刊可以映衬出一张报纸的气质、精神维度以及格局。

  对于大气雅致的《龙泉》,我真是一见倾心。应是2000年前后,我已开始了撰稿生涯,自信满满地向《龙泉》投稿。那时,互联网不甚发达,我一直手写文章,2000年才开始换笔的,总不大习惯,依然先手写,尓后再码到电脑里去。我是个比较木讷的人,不太懂人情世故,发稿时,甚至连电话都没留。很高兴,《龙泉》的编辑采用了我的稿件。慢慢地,一旦写出自以为好的文章,都第一时间发给《龙泉》。

  2002年元月,《龙泉》开辟了一个“专栏沙龙”。记得在这个大约每月一期的文学“沙龙”里开专栏的有北京的老猫、上海的龚静、安徽的闫红,还有汕头的林渊液、蔡妙芳等,我有幸忝列其间,差不多写了两年。这个“沙龙”里一些作者的专栏也是我很喜欢的。

  2004年,我离开芜湖,来到合肥,原本做一本杂志,后来,幸运地被一家都市报总编破格录取,也主持副刊,从此为人作嫁衣。我在心里盘忖:一定要像《龙泉》的编辑那样,把副刊做得雅致大气有格调,让人一提起某报副刊,就会想起责任编辑“钱红丽”来。十三年往矣,我做到了。由于将更多的时间给了副刊,来合肥的前几年,我几乎停止了专栏写作,慢慢地,给《龙泉》写稿也少了。再后来,成家,孩子出生,更是无暇顾及,我停笔了三四年之久。孩子大了点,才重新拿起笔——最先想到的还是《龙泉》,她仿佛一个故人——纵然几年未曾联系,但总是明了,她一定会在那里等我。

  除了发稿,我与《龙泉》的编辑小萱姐从未有过深谈,但感觉彼此于精神上非常契合。版面呈现出来的气质,应该就是编者自己的气质——编辑的审美眼光和鉴赏力一定会体现在其版面上。我总是把《龙泉》的编辑视作同路人,有时,半年不通音讯,但,只要有稿子给她,她必不会冷落,这就是君子之交淡淡如水。我从未跟她说过一句道谢的话,她也不计较,一直慷慨地把好版面留给我。

  几天前一个下午,上班时,例行开邮箱看读者来稿,忽然,《龙泉》编辑一封关于《汕头特区晚报》休刊纪念特刊的约稿信赫然在列。于是,我知道了,明年就没有《汕头特区晚报》,没有《龙泉》了……感同身受的处境和深深的不舍让我默默地湿了眼眶。

  都说纸媒融入新媒体是大势所趋,我难过,并非因为以后少了一处发表文章的地方,而是为我们报人的情怀——《龙泉》,三十几年来,她提携了多少文学青年,成就了多少人的文学梦?我正是其中的一位,刚给她写稿时,也还是一名寂寂无名的“文青”,十六七年过去,如今的我算是争得了一点薄名……

  写这篇小文时,马勒《第二交响曲》在耳边一直流淌着,这首交响曲还有另一个名字——《复活》,而《龙泉》,会一直留存于我的心间,每当想起她,心间浮现的,会是人世的温馨美好。

  杜甫有一首《阁夜》,末两句:卧龙跃马终黄土,人事音书漫寂寥。是啊,面对人世风云激荡,我们这点小境遇小寂寥,又算得了什么呢?

  文学永远与我们同在。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